The Expression Agenda Report 2017/2018

上週三Article 19 發佈了他們最新的”The Expression Agenda Report 20172018(簡稱 XPA report)。Article 19 是國際上關注表意自由基本人權的非政府組織,其名稱取自世界人權宣言第十九條「人人有權享受主張和發表意見的自由;此項權利包括持有主張而不受干涉的自由,和通過任何媒介和不論國界尋求、接受和傳遞消息和思想的自由。」

Read more

Share Comments

Freedom on the net

前幾週稍認真地看了一下 Freedom House: Freedom on the net report 自 2011 年開始推動的網路自由報告 - Freedom on the net report研究。這份全球性的研究當中(2017年有 65 個國家),聽說因計畫的資源經費有限,一直並未把台灣放入其中。稍簡單介紹 Freedom on the net 研究方法,是透過三大面向:阻礙接取近用網路的程度、對網路內容限制、侵害用戶權利,各自發展出5~8項的問題清單檢查表,委由某位此領域的學者或 NGO 來進行初步個別國家情況評分,再由 Freedom House 顧問團與撰寫者討論修正,期以將各國列評比標準的尺度能盡量接近一致,再進行其量性與質化的分析後確認最後的定稿。想當然耳,共用問題清單與標準化評分方式的目的仍在於進行國別之間的分數表現比較,所以除了接收查看此份研究所指揭示的分數結果,最好還能觀察研究方法上的問題擬列,其背後代表了何種價值與意識形態,故就把它的問題給翻了中文,或許留待未來有天能派上用場。平心而論,Freedom on the net report 評分標的當為某國的網路基礎設施程度、該國政府對網路管制的態度與手段。除了國家「公權力」對於網路自由的指染、近來跨國巨型集中的私人網路企業對於網路自由與數位權利影響的關注與討論也越來越多,故可搭配Ranking digital rights 等研究一併參考。

Read more

Share Comments

Google Data Collection

1998年創立,從網路搜尋引擎起家的 Google,今天已是跨足各式數位科技産業的跨國超級大企業。近一個月來,它最為華人社會與國際人權組織所關切的事件仍是 Intercept 報導了 Google 內部員工吹哨,揭露其為了全面重回中國市場,遂配合其網路審查干預政策,私下偷偷進行了過濾敏感辭等具中國特色的搜尋引擎計畫(Dragonfly)。國際人權組織或許從企業與人權、公司創業之初的信條:不作惡….等等軸線來發揮其公開信的內容。不過本文想要談的,倒不是這啟看似正義與侵害壓迫對立性與「正當性」如此分明的事件,而是 Google 在過去十年廿年以來,其開發、併購、提供的各式網路服務軟體或硬體設備,如何廣泛深入又默默無聲地搜集了用戶資料。Google 搜尋引擎說,他們的宗旨是: “To organize the world’s information and make it universally accessible and useful”,而在這個數據為黑金的時代裏,數十億 Google 服務使用者的個人資料,也早已是 Google 眼中全球資訊的一部份,雖然不見得可為「外部」平等使用(universally accessible),但這片用戶黑金卻是 Google 繼續收取網路廣告利益與鞏固其運算科技優勢的燃料。

Read more

Share Comments

下世代的生産力數位工具 Coda

記得去年在推動第一次 NGO 數位網路狀況調查時,參與者普徧回應 google drive/ MS Office 是其工作上最常使用的生產力工具,可見文書編輯軟體與試算表工具之歷久彌新,橫跨了不同部門產業,其無可取代的重要地位。既然如此,本週就來介紹推薦另一款號稱將是下世代辦公生產力工具,集文書編輯、試算表、專案管理與 app 應用於一身的神器 Coda 。

Read more

Share Comments

GPD Data protection for human rights defenders 小書介紹

我個人還蠻喜歡 Global Partners Digital 從人權角度探討言論自由與隱私、數位安全、網路治理所編寫的出版品。原因是他們整理歸納的工夫非常好,用字行文非常淺白清晰,插圖非常賞心裞目地可愛。對該主題或領域陌生的新手,往往可以透過 GPD 這一系列小書整理的資訊,找到不錯的學習起點。

Read more

Share Comments

手機行動通訊的安全隱私課題

英國隱私權倡議團體 Privacy International,最近一期的電子報主題應著時事、環繞美國總統川普到英國訪問之行,見縫插針地宣傳隱私權課題。PI 重點在於主張人民實踐集會抗議權利之際,其實隱私權的重要性也不遑多讓,例如警方利用偵察無人機/社交帳號資料探堪/ MISI catcher/ 人臉辨識等科技來監控抗議者的行動行踪。當隱私不保隨時有位老大哥在身後監控一舉一動,又如何能安心實踐其它作為一個人所享有的其它基本權利?

其中提到的 IMSI catchers 問題,其背後帶出了過去近廿年,當行動電話在日常生活上的使用已大幅超越了傳統電話線;當網路的0110電子位元傳送的方式從「早期」有形具體的電纜、電絞線,變成了靠空氣中看不到的無線電訊號來傳送,這又會有什麼安全與隱私上的風險呢?基於此好奇,簡單地查找了一點關於行動數據年代中,有關資訊安全與用戶通訊隱私的入門知識,希望透過這些整理,讓一般使用者能更清楚地了解行動通信與行動數據傳輸的風險威脅。

Read more

Share Comments

開源加密社交平台 Minds 介紹

網路政策 slack 頻道裏得知這個最近在越南網民中暴紅的開源加密分散式社交平台 minds.com 。雖然自己近來已不如早期愛嚐鮮亂試各種剛冒出來的網路服務,但看到朋友分享的帳號介面與評價,還是忍不住地跟風地註冊了一個帳號玩玩。

Read more

Share Comments

網路隱私、個人資料與 ISP(下)

上回簡單介紹過 Swire 等人於 2016 年 2 月初次發表的報告「Online Privacy and ISPs」,Swire Paper 主張鑑於現今( 2016 年左右)網路生態變化與技術發展, ISP 能夠掌握的用戶資料已比諸 20 年前大幅減低,今天對個人資料收集與隱私傷害威脅更巨者應是來自:社交媒體公司、搜尋引擎服務、網頁電郵與聊天訊息軟體、手機作業系統、瀏覽器,線上影音和電子商務等等其它網路業者。

然而有人則不盡同意 Swire Papers 之見解,Upturn 隨即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內( 2016 年 3月)發表了「What ISPs Can See」,爭執 Swire Papers 主張科技進展可削弱 ISP 對消費者網路使用活動監控之樂觀立場,Upturn 盼望透由此文提出更週嚴意見的補充,有助於決策者、數位權利倡議組織、一般社會大眾能更周全地掌握科技現實的進展與應用狀況,以理性討論與建設性對話作為公共政策制定的理性基礎。

既然已寫過 Swire Paper,同樣為了平衡資訊比重,當然不能略過對這篇「What ISPs Can See」之介紹。

Read more

Share Comments

網路隱私、個人資料與 ISP(上)

作為一名長期的網際網路 internet 愛用者,即便曾協助作過一點點網路自由(對抗言論審查封鎖或是加密、提高使用者隱私等)工具軟體與相關資訊的中文翻譯推介,但是過去一年自己才更有意識地懷疑於到底我的哪些「個人資料」,如何在我使用網際網路時上被(哪些人)收集、處理,甚致是更進一步地在我未明確知悉與授權的狀況下,「轉售」或提供給哪些第三方來其它目的的使用。

為了追究上述個人的小小疑問,最近試圖著系統化地作點功課,並將這樣的資訊記錄下來。想像也許某一天,向來自認一生坦蕩蕩每天在網路上公開三餐吃什麼的過路人看到這樣的個人資訊在網路上裸奔流竄的現實後,會重新好好想想在數位時代中個人資訊曝露程度與保護段是否要再調整。

Read more

Share Comments

The Risks of Data-Intensive Systems

我個人常常覺得,在當前網路數位年代中,「上網」這件事已如空氣般自然存在,大部份網路使用者不須了解五層還是七層的軟硬體協議運作技術知識,就可以輕輕鬆鬆地享受網路生活的便利與好處。而這種「不必懂」,慢慢地讓變成了「不想懂」、「不願懂」的好奇心匱乏,進而害怕技術遠離技術討論,因而只能依賴所謂的專家(但可能「專家」是僅專精某一小塊領域訓練有素的「ㄍㄡˇ 」)所提供的片面資訊。

Read more

Share Comments